咨询预约热线:

021-5662 8752

您的位置:上海德济医院 > 院内动态

神经介入博士汤建军,时刻从死神手中抢夺生命

 

7月22日凌晨3点,一场惊心动魄的急救正在上海德济医院的手术室进行。这位中年病人在家中突发脑梗,被120救护车紧急送往医院。检查显示,病人的颈内动脉重度狭窄,闭塞的血流让他半身不遂、语言障碍,病情十分凶险。

上海德济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汤建军接到电话后,立刻赶到手术室,为其进行微创介入手术,经动脉将导丝送入血栓部位,缓慢注入药物溶栓。

病人从进门到溶栓开始,全程仅花了17分钟。不到60分钟国际标准水平的三分之一,在三甲医院林立的上海,这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年仅41岁的汤建军,其高超医技是如何一步步炼成的?

立志从医,超高分就读上海交大博士

汤建军出生于一个医生家庭。深知医务工作艰苦的父亲一开始并不赞成儿子学医,但年轻人的执着和对医学的热忱,最终让他妥协。1996年,汤建军如愿考入南京医科大学。

2000年,刚大四的他,凭借优异的成绩,成为该校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第一批实习生,被安排进入该院骨干学科神经内科专攻脑血管病。

“在当时,脑梗被认为是极度凶险的疾病,由于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大量脑梗病人预后不佳,最终残疾。”汤建军介绍,如今已成为急性脑梗首选治疗方式的脑血管介入溶栓取栓技术刚刚起步,治疗效果没有得到证实,发展前景很不明朗。

“但那时我就坚信,介入技术会给脑血管治疗带来质的改变。”汤建军表示,为了深入了解这门刚刚兴起的技术,他夜以继日地轮转于科室和图书馆之间。

2003年,汤建军成功入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硕士;2006年,又以高出第二名40多分的优异成绩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录取成为博士。

出国深造:学习全球前沿神经介入技术

身为“学霸”,汤建军喜欢主动出击:凡是能接触到和神经介入技术相关的地方,他都会申请深造或主动学习交流。

“当时学习神经介入的机会非常少,我就去原理相同的肿瘤介入科,学习血管穿刺、导管介入、栓塞手术。后来在上海一所资深开展脑血管造影的医院学习造影和支架介入。”汤建军回忆,“2014年,我得到了前往北京天坛医院学习的机会,理论知识和临床技术都获得了非常大的提升。”此后,汤建军又前往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附属墨尔本医院进修深造。

2015年,神经介入的春天来临。MR CLEAN等5项新的临床随机对照试验的结果先后发表,结果证实神经介入技术对急性脑梗死有着显著疗效。神经介入治疗的重大意义终于得到了医学界和病人的双重认可。多年不懈耕耘的汤建军,因此成为国内较早一批熟练掌握神经介入技术的专家之一。

但汤建军并未满足于此。他深知,神经介入是脑科领域发展最为快速的学科之一,无论是理念、技术还是材料都在不断推陈出新,国内外存在明显的差距。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临床技术能力,2017年,他前往日本最大规模的私立医院——藤田医科大学医院脑卒中科进修,学习出血性脑血管病神经介入技术。

旅日归国后,他已然成为国内神经介入领域临床医技高度精湛的专家之一。

离开三甲医院:攀登个人事业新高峰

在藤田医科大学医院的经历,不但提高了汤建军的临床医技水平,还让他开始认真比较中日医疗体制的差异。

“在日本,私立医院与公立医院的实力旗鼓相当。”汤建军说,“藤田医院的医生们不仅技术高超,还拥有高度的职业荣誉感,治疗一丝不苟、学习勤奋严谨,这正是我一直向往的工作状态。”汤建军表示,“藤田医科大学医院只用了50年,就做到了与日本顶级的公立医院平分秋色,我希望中国也能发展出这样的医院,中国的医生也能在这样高度专业化的氛围中工作。”

就在此时,在一位前辈的引荐下,他了解到上海德济医院。这是一所以脑科为重点的综合医院,是世界500强企业联想控股成员机构,云集了国内一大批顶尖脑科专家。跟汤建军一样,这所医院年轻、蓬勃,对改善中国医疗行业充满激情与渴望,“建设成为国际著名神经医学中心”的愿景和“为中国95%的广大普通百姓服务”的理念与其想法不谋而合。

经过慎重思考后,汤建军决定离开工作十余年的三甲医院,加盟上海德济医院,投入全新的事业当中。

“最大的感触是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汤建军形容两份工作的差异时,他坦言有更多的时间服务于病人,“更多时间与病人沟通,了解病人的真正需求。”

与此同时,汤建军并未落下自己的科研和学术研究。”2018年,加盟上海德济医院不久,汤建军申请了椎动脉狭窄的新型支架与支架释放技术发明专利,与公立医院发明专利归属医院不同的是,在上海德济医院,他是该专利的唯一所有人。同年,在中国脑血管病大会上,他的论文成为现场交流论文之一。

凭借精湛的医技、深厚的学术造诣,2019年,汤建军被上海德济医院聘任为神经内科主任。

梦想:成为受病人尊敬的专家

汤建军形容自己的工作,是与死神战斗,一次次从死神手中抢夺生命。

2015年,他第一次感到无能为力——一位病人因为送救不及时,最终去世。“从我的角度而言,我希望所有病人的病情都能好转、康复,但这位病人错过黄金救治时间,我只能说自己尽全力了。”汤建军只能尽全力缩短自己的时间:工作后买手机开始,从来没有关机,不管凌晨几点接到急救手术电话,都最快时间回复,然后赶到医院。

“会很累,尤其是寒冬腊月,刺骨的寒风吹过来,确实很辛苦。”但他又表示,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还是会选择当一名医生:我可能不能够取得很大的成就,但可以通过治好一个个病人,取得一个个小的成就。

“我希望自己成为一名专家,在别人做不到的地方哪怕有一点小小的突破,就会很满足。”汤建军笑言,每次治愈的病人夸奖他“水平高”时,他觉得一切辛苦都值了。

健康热线:

021-5662 8752

为全面提高医疗便民服务,我院开通多渠道预约通道,您可通过网络或者手机提前预约挂号。
这些,也许对您就诊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