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预约热线:

021-5662 8752

您的位置:上海德济医院 > 院内动态

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吴志国:在中国精神卫生事业20年发展浪潮中前行

 
哈佛大学访问学者、上海德济医院神经心理科主任吴志国博士从业20年来,见证了中国精神卫生事业的迅猛发展,自己也成为以治疗难治性抑郁症、双向情感障碍闻名业界的一方名家。在上海德济医院,他组建多学科团队对精神疾病和躯体疾病相关精神心理问题进行综合干预,逐步构建高水平的诊疗体系,从生理、心理、家庭和社会支持等多个维度去全面帮助患者及其家庭,让更多患者得到规范性治疗。8月20日,光明网对吴志国博士进行长篇报道,报道全文如下:
 
 

8月的上海正值酷暑,闷热的天气让行人汗流浃背。上海德济医院神经心理科主任吴志国在诊室不时接到以前老患者咨询或预约的电话。

 

“我们是吴主任的老病人了,特地从外地过来复诊。”小威和小凯(均为化名)的母亲说。

小威和小凯是一对17岁的双胞胎兄弟,一年前,两人因出现幻听和妄想被当地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治疗过程艰难却收效甚微,学业也一度中断。经过多方寻访,他们找到了上海市精神病学知名专家吴志国,最后终于确诊为抑郁症。仅正规抗抑郁治疗了6周,两个孩子的症状就得到了明显改善,逐渐回归到正常校园生活。
“多亏了吴主任,这两个孩子才能好起来。”患者的母亲接受采访时一再感谢,并开心的展示孩子获得年级第二名的奖状。
 
风起于青萍之末:

主动投身精神卫生事业

 
2001年,吴志国从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本科毕业,进入卢湾区精神卫生中心成为一名精神科医生。
 
这时的中国精神卫生事业的现代化转型刚刚起步。旨在完善社区对重性精神疾病的防治和管理能力,以降低精神疾病患者肇事肇祸及其对社会的不良影响的“686项目”(中央补助地方卫生经费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治疗项目)到2004年才出台。我国第一部精神卫生领域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更是到2013年5月才正式实施。
 
在这样的背景下,吴志国主动投身精神卫生事业,让他的同学和朋友不甚理解。“同学中除了继续深造的,要么选外科,要么选内科,极少有人选精神科。”吴志国回忆,全班49人只有他和另一名同学成为了精神科医生。甚至不少人猜测,吴志国只是将卢湾区精神卫生中心作为留在上海工作的跳板,迟早要转型。
 
事实却非如此。“他们没想到我到现在都是精神科医生。”吴志国笑言,精神科在当时虽然不受人重视,但成为一名合格的精神科医生非常不容易:光病历就长达数千字,要完整叙述疾病故事,字里行间还要体现充分的诊断价值。他记得非常清楚,自己的第一份精神科病例足足改写了6次,写了一个星期才自觉满意。
 
为了积累更多临床经验,每天查房,吴志国都会把上级医生跟病人的沟通过程一字不漏的记录下来,从每一个提问和回答中反复学习,锻炼临床思维。即便如此,在那里足足工作了3年之久,他还不敢自信地认为能够独立接诊病人。
 
不畏浮云遮望眼:

成为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正当吴志国以为接下来的日子平淡无奇时,一位医生的到来,却打破了他的平静生活。
 
“那是我刚工作的第二年,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杨献红老师晋升副高前过来‘下乡’带教查房。”吴志国发现杨献红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不同于自己工作一年来所熟悉的传统药物治疗,而且方案中有一种新型药品是他们医院当时很少使用的。
 
“即便到了2008年,WHO数据显示,我国精神障碍识别率也只有50%左右。到2009年时,英国抑郁症的正确诊断率只有43.7%,而且还是有相当比例的误诊。更别提2002年的中国,当时精神疾病的识别率更低,治疗手段更单一。”吴志国称,那时他开始反思,在这样的情境下,“为什么有新的治疗方式,我们医院却没有及时引进和大力推广?
 
这个疑问直到2003年他前往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进修,才得到答案。“基层医院和国内一流三甲医院之间差距太大,很多治疗方式存在明显的滞后性。”这个发现让他下定决心考研深造。
 
2004年,吴志国如愿进入上海交大医学院就读硕士研究生,参加了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方贻儒教授牵头的国家级课题——难治性抑郁症的临床特征及优化治疗项目。“这是非常幸运的事情。”吴志国介绍,因为该项目,他的硕士毕业论文是难治性抑郁症方向,直到现在,他的临床和科研主攻方向仍是难治性抑郁症以及与之相关的双相情感障碍。
 
2009年对吴志国来说是另一个转折点。硕士毕业后已在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工作2年的他,凭借优异的表现,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被派往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全球健康和社会医学系进行为期9个月的进修。
 
“很多时候我们在精神科诊断实践中使用太多的技术性语言,一板一眼将所谓‘标准化’的症状‘排列组合’来建构疾病,而较少关注背景和环境因素对症状和疾病的‘形塑’作用。而实际上,除却可能的生物学因素,环境同样是影响精神疾病至关重要的因素。”吴志国称。
 
在他看来,社会医学和医学人类学的视角可以带来很多答案,从环境的视角去观察精神病理现象是对生物学医学模式极好的补充。“在我们目前暂时还不能找到某条精神症状或某个疾病的确切生物学病变基础的时候,这个视角可以帮临床医生厘清个体问题的发生与其现实处境的关联度,这非常有助于我们判断这些问题是属于病理性症状,抑或特定情境下的适应不良的心理反应。
 
吴志国认为,这个视角对于疾病诊断和鉴别、干预方式的选择都具有现实临床意义。“哈佛大学的这段进修经历,对我的临床思维影响巨大。”吴志国称,从此他在临床查房中更多的使用生活化语言对病人进行精神科访谈,开始从人文、社会、家庭、遗传等更丰富的维度去评估疾病表现、判断患者的病情,对精神病学理解的深度与广度都有了质的提升。
 
学成归来的他,并未因此止步,而是继续深造获得上海交通大学精神卫生与精神病病学博士学历,在导师方贻儒教授的指导下,对难治性抑郁症、双相情感障碍、强迫症、焦虑症等领域的临床诊疗能力大幅度提升,得到了越来越多患者和业内同行的认可。
 
路漫漫其修远兮:

让更多患者得到规范性治疗

 
“我从医的这20年,也是中国精神卫生事业发展最为迅猛的20年,但很多精神疾病患者仍没有得到充分的规范治疗。”吴志国认为这是由多方面原因决定:一方面是精神科医生数量远远不够,国家卫健委2016年的数据显示,我国精神科执业(助理)医师为2.15名/10万人,而发达国家的精神科执业(助理)医师为13.06名/10万人,差距巨大;另一方面是精神科有相当比例的医生是转岗培训而来,尽管他们都接受了系统的正规培训,但更深入的专业培训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与此同时,患者对精神心理问题的体察能力欠缺,自我识别意识薄弱。“举例来说,我国抑郁症患者往往由于不能意识到自身的苦痛感受可能源于精神心理问题,第一次看医生大多不是心理科或精神科,而是神经内科、消化内科、心内科、疼痛科等。”吴志国称,很多精神疾病患者对前往医院接受诊疗有着病耻感和抗拒心态,主动接受治疗的意愿不高,这也导致相当比例的患者未能得到规范性治疗。
 
“另一方面,包括脑器质性疾病、心血管、内分泌、消化系统疾病等在内的各种躯体疾病,也可能会继发或伴发各种精神、心理问题,这不仅会极大的影响躯体疾病的康复、给患者造成躯体、精神的双重苦痛,作为照料者的家属也往往苦不堪言,而且会导致医疗资源的过度使用和社会负担的加重。”吴志国认为,这些问题往往被忽略,但实际上,也应是精神心理科的重点干预目标。
 
为了让患者得到规范性治疗,吴志国试图打造一个涵盖(精神科医生、护士、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康复治疗师、心理测量师、社会工作者等在内的多学科团队,在国内外成熟的精神科诊疗体系上进一步拓展创新的临床服务模式,对每一位患者提供全面到位的临床服务,通过综合干预实现更高效的治疗。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吴志国做出了一个异常艰难的决定,从国内顶尖的精神专科医院上海精神卫生中心正式离职,加盟国内一家以脑科闻名的综合性医院——上海德济医院。该医院是世界500强企业联想控股成员机构,也是青岛大学上海脑科医学中心,汇聚了徐启武、刘兴洲、郭辉等国内一大批顶尖脑科专家,立志于建设成为国际著名神经医学中心。吴志国所擅长的精神卫生领域,正是上海德济医院临床脑科学希望拓展完善的部分。
 
“加入上海德济医院3个月,我初步搭建了由上海知名的精神科医师、心理咨询师、心理健康教育咨询师组成的神经心理科团队,开展了临床诊疗工作,同时开办了在线视频门诊咨询,线下和线上“两条腿”走路,极大的拓展了现有的临床服务空间。吴志国透露,接下来他还将组建康复师和社工团队,为患者家庭提供全方位的帮助。
 
“目前国内对精神疾病和躯体疾病伴发的精神心理问题的临床干预手段相对比较单一,药物和心理的治疗是远远不够的。”吴志国表示,其长远目标是逐步落实自己的梦想——打造一个‘德济模式’,组建多学科团队对精神疾病和躯体疾病相关精神心理问题进行综合干预,逐步构建高水平的诊疗体系,从生理、心理、家庭和社会支持等多个维度去全面帮助患者及其家庭,让更多患者得到规范性治疗,更多的家庭获得心理慰藉。

健康热线:

021-5662 8752

为全面提高医疗便民服务,我院开通多渠道预约通道,您可通过网络或者手机提前预约挂号。
这些,也许对您就诊有帮助